About MINE Art Festival
關於礦山藝術季

YUXCAM2 (37 - 64).jpg

礦山藝術季│ MINE art festival:由礦山邀請地方共同的藝術節慶。

M【Mountain】

I 【Invites】

N【Neighborhood】

E【Enjoy】

the Mountain Invites our Neighborhood to Enjoy the Art Festival



曾經我們走向礦山擷取所需。
現在我們望向礦山遙想繁華。
因為我們借用了礦山,開闢了道路,群起了聚落。
因為我們借用了礦山,開墾了礦山,富足了生活。
每當我們前進了一步,礦山卻離我們越遠。
但是,山從不曾離開,只是我們忘記了擁抱。
豐饒之山、豐饒之城、豐饒之海。
讓藝術找回豐饒的笑容。
而豐饒的人才更懂得擁抱。

2021礦山藝術季|礦山事務所即將登場
策展人/黃鼎堯

礦山是美麗的哀愁,在百年礦業結束後,離不開與回不去是世代記憶斷層下的結果。礦山從日據時期到停礦前,這座山城本身就是一座工廠,是「管理者」與「被管理者」的依存關係。礦業結束後,黃金博物館成為了礦山的「新管理者」,而一段藝術季的開始如何讓彼此成為「我們」是第一年的重要課題。我們將MINE轉譯為Mountain、Invites、Neighbohood、Enjoy,以「我們的藝術季」作為開場,思考著藝術作為地方陪伴的可能。

 

2020-2021礦山藝術季在同一個敘事系統中延續,思考建構礦山藝術季輪廓的可能。藝術作為地方陪伴成為一份心意,但在客觀條件不允許下,藝術季的未來是不可預期的。不可預期並非是消極的,反之卻是積極的思考藝術季在行動中如何建構出一個系統,讓這份心意在動態中持續是第二年所要努力的課題。而「礦山事務所」的復刻登場,即是我們對於2021礦山藝術季輪廓的實踐。

 

礦山事務所延續日礦株式會社「一山一家」為精神,礦業成功關鍵在於礦工生活照顧。「回來」是礦山藝術季中一個重要的概念,較為貼近的說法應是「一群人在某個季節為地方的共同努力」。「回來」並沒有在地人與外地的差異,藝術家回來、孩子回來、記憶回來,一群人長年的努力,直到被作為地方文化的指認,即是礦山藝術季所要努力的,而不論藝術與否「季/祭」始終離不開生活。日礦時期一山一家以生活推動產業的精神,是歷史背景下留下的線索。因此,礦山事務所成為了我們對於礦山藝術季敘事的載體。

 

以人陪伴為出發,以尺度觀看山城議題,尋找礦山藝術季行動的輪廓。尺度的差異是人與人的距離、人與聚落的關係及人與歷史場景的記憶,依循著黃金博物館歷年的行動疊合下提出:「地方旅行,是一個人與人對話的媒介,是向下探索向外分享的反覆過程。」、「藝術創作是一個生活實驗的媒介,在現實中暫時的抽離,找到聚落實踐的無限可能。」及「展演作為一個媒介,在非日常的慶典中重新看見歷史場景的美好。」三大方向,而在礦山事務所的系統中則以「山人旅行社」、「一山一家」、「小山舞台」作為行動指引形塑出礦山藝術季的輪廓,進而讓這份心意在未來動態中找到持續的可能。

 

2020年一段礦山藝術季的故事並未結束,2021年在疫情當下雖無法達成理想中的美好,但線上線下的虛實整合仍依循著陪伴地方的心意努力著。解封前,歡迎來線上加油,解封後,歡迎大家來山城走走,2021礦山藝術季,礦山事務所即將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