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裝礦工與溫州記憶的碗公

​│人物採訪│

夏國雄

2021.07.27(二)、2021.08.13(五)

金瓜石老礦工食堂


或許來金瓜石曾過此店,亦曾在此吃過店裡的紅麴或年糕料理,但你可曾試在吃飯之餘,主動鼓起勇氣和開口,與店裡年邁白髮的爺爺聊聊天?

「這整個礦山齁,除了四番坑其他坑我都有去(做)過!」不開口還真不知道,原來他不只是礦工,更如同一個驍勇的戰士、有著滿滿屬於礦工的榮譽功績,甚至迄今已年過87歲,仍每天親自蓋房建造、打理食堂和家園,每一個從幼年到長大後的人生階段敘事,也絲毫未在其身上見到因歲月而退去的痕跡。

即便高齡,但夏爺爺刻意的讓自己勞動身體、維持健康,整個人的元氣飽滿、中氣十足,跟我們分享他礦工往事過程,更是細節清楚、思緒清晰。在這間有不少媒體名人報導過的食堂下方,其實還有個「秘密花園」,那是夏爺爺精心佈置的小型博物館。曾獲得優良礦工榮譽獎狀,夏爺爺是真正進入過礦坑地下的勇士,關於過去各種用過的煉金器材、挖礦工具、鑽頭、氣動槌、辦公室電話等,皆被整齊地展示在食堂下方的戶外牆面,各種金、銅、礦石,更述說了當年礦產的輝煌與夏阿公身為礦工的自豪,不僅如此,包含:礦工便當盒、日治民初錢幣、鴨母秤、指南針...等生活器物,歷經時間淬煉,已如古董般珍稀的日常物品,亦在食堂中被展示販售,「這些還不是全部,我還有很多都還沒整理出來,我每天都還在想要怎麼弄(佈置)才會好看。」在夏爺爺炯炯有神的眼裡,我們看到的是他對這些收藏物的無限熱忱。

父母親是於日本時代溫州前來礦山的首批礦業華工,夏爺爺曾經歷美日空襲到山中避難的日子,也曾看過戰俘的削瘦身影,光復後這批日本時代的台灣技師、師傅再次入坑挖礦,延續礦業的運作,從挖礦、採金到自己煉金...,每一項礦業工作都已深深刻畫在夏爺爺的腦海裡,在訪談的過程中,我們彷彿跟著他的回憶,快速穿越時空回到那個屬於金瓜石繁榮鼎盛的時期。礦山礦業的歷史是台灣近代史中重要的局部特寫,而在這塊土地上,從日本人、閩南人、戰俘到溫州人,更是在不同族群雜揉後形成的多元文化地帶。作為這座礦山文脈下僅存的少數老礦工,當夏爺爺開口說著回憶故事時,臉上自信、溫柔又堅毅的笑容,或許就是阿西哥口中「金瓜石人的驕傲」吧!


「年紀越來越大了,現在能做我每天都做,不然以後就沒得做了。」夏爺爺始終對於自己在做的事充滿執著、毅力,對於他所熱愛的礦業過往,她也正用他的方式努力的延續和保存下去:礦工食堂賣的是夏爺爺溫州的味道,但在食堂的背後所蘊含的更大意義,是一個礦工希想要與大家分享更多的,屬於他過去美好年代的寶貴回憶。

IMG_757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