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山城帶給我的美好/林雨寰

2021年7月31日

九份金礦博物館

父親因為姑丈公的關係,喜歡上了九份,常常在假日期間攜家帶眷來到九份。但這對於從小在新莊、迪化街長大的雨寰大哥卻非常困擾,因為當聽到九份這個名字,就代表他的假日時間,原本可以打電動的時間又泡湯了,因此一度對於九份非常反感。
但他說小時候還不懂得欣賞這裡的美,直到大學時期看到許多水金九地區的報導,九份成為國際訪客來台灣觀光必訪的景點,他才驚覺這不是我小時候最討厭的地方嗎?怎麼會吸引這麼多人來?也因為父親在九份的關係,大學同學便吆喝著叫他帶著他們來九份玩,開始試著認識礦山,從那時候他才開始驚覺九份的美,而漸漸學會欣賞,再加上準備國家考試時期的美好經驗,因此才決定繼續居住在這裡,享受著礦山的美好。

給金九山城的一封信

初次對九份的印象大約是在 6、7 歲時,小時候其實很排斥到九份。姑丈公是臺灣知名油 畫家賴武雄老師,父親受其影響亦喜歡上九份的美景,每到星期假日,父親總是迫不及待帶 著全家到九份渡假,也許這就是父親腦海中幸福的模樣,當時的九份並沒有什麼店家,印象 中整條老街只有 3 間店鋪,1 間牛肉麵店跟 1 間雜貨店,還有 1 間我忘了,加上煙雨濛濛, 整座山城甚是淒涼,總覺得美好假日怎麼會被「抓」到九份這個無聊的地方,不能在家打電 動或是出門玩耍,小時候聽到「九份」,代表著我的假日又泡湯沒得玩了。

光陰似箭,在我念大學二年級的時候,當時的九份已是全臺知名景點,茶樓餐廳林立, 顧客大排長龍,觀光客絡繹不絕,更是許多日本旅人來臺必訪景點。彼時,我與國中同窗好 友相約一起騎著機車從臺北出發,經淡水、三芝、石門、金山、萬里一路向九份前行,記憶 中騎了 3 個多小時到基隆港,好友問我知不知道路?有沒有走錯?我回答說︰你聽過有人回 家不知道路的嗎!後來我還真的搞錯路,帶著友人一路騎到基隆港貨櫃管制區,經過一番折 騰,最後花了 4 個多小時才到達九份,還記得當時我跟幾位好友的臉上都多了一層黑垢。

當報章媒體多次提及九份、金瓜石地區紅遍海內外,我才驚覺這不是小時候父親常帶我 去渡假的地方嗎!為什麼會受眾人青睞?於是開始試著去了解九份與金瓜石。

退伍後我回到九份思考未來的方向,決定報考國家考試後,開始了全職考生的生活,印 象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每日早上 6 點起床完成早課後,騎車到金瓜石瓜山國小操場晨跑,在瓜 山國小的操場晨跑是相當愉悅的,操場被基隆山(又名大肚美人山)環繞,並可眺望茶壺山(日 本人稱獅子岩),晨曦破曉、山嵐繚繞,那樣的環境氛圍深深地吸引著我,也是我見過最美麗 的操場,我很享受那個環境帶給我的感受及喜悅。

目前我仍居住於九份,享受著山城帶給我的美好,感謝這塊土地也感恩我的父親,讓我 從幼時不懂得欣賞,經過長時的薰陶與淬鍊,終能體會山城之美。

幼時不識本面目,長驚眾人來朝聖, 圓夢到此礦山城,方知心地美善真。

備註︰1989 年電影悲情城市、1992 年電影無言的山丘相繼上映,因其題材及故事內容在當時 造成轟動,悲情城市更榮獲義大利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金獅獎」殊榮,帶動了九 份、金瓜石地區觀光經濟奇蹟。

雨寰 2021 年 8 月 3 日於九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