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繫,難以斷情的礦山水金九/黃仲辰

2021年8月10日

金瓜石金都傳奇

從年輕時便一直想著可以回到金瓜石,但礙於現實與生活的考量只能一直在他鄉努力著,但心裡一直抱著想要回到家鄉的想法。在廣告公司任職的期間,每天都要與資訊和市場戰爭,需要隨時隨地保持戰力。所以每當放假時,一定要回到金瓜石,才能放鬆自己。

而如今已是大叔的年紀,看著小時候疼愛自己的叔叔伯伯、阿姨嬸嬸們一個一個離開,加上礦山生活的不便,物資皆需要下山採買,每每看著他們年紀已經這麼大了,還需要自己坐公車往返瑞芳,心裡變很不捨。因此希望能夠開一間烘焙坊,陪伴這些年長的鄰居,為他們提供生活的滋養。

仲辰大哥是一個情感豐富的人,所以在他的信中能看見豐沛的對家鄉的細膩情懷。從視覺、觸覺、嗅覺、聽覺來訴說他的家鄉金瓜石,而味覺則是以他手中慢慢揉出的礦山菓子呈現。

2021礦山寄情

四季更迭週而復始,日出日落青山依舊、山海無垠水金九(美很久)………………….
記憶是四處臨竄的風,它在尋覓也在碰觸,每一個山谷,每個奚落,每個海角,每一處人心。寫一封信,我想寄情給你,心之所繫,難以斷情的礦山水金九:雨落的季後,節期的順流, 時間的河廊淌過那座山,老家的初春一如往常,從一幅美麗的意境揮灑開始歲復一年的展轉。這一年之計在於春,又是新的啼聲復始,然而我知道,你在!一直都在!因為你從沒離開過!

悠悠數十寒暑,我以大叔之姿回轉向你,你的愛卻不見離棄,你的美麗哀愁從未褪色,你習慣慵慵懶懶的安然躺臥,你與歲時的飛梭競賽,把整山整谷的美麗,一季的春意盎然,傾覆的潑灑,趕走春天的百合、吹走了山嵐、平息了河谷的潺潺,連連陰陽海面波濤白浪都將奄奄一息。不自覺的時候,逕自再見端午的艷熱起始,火熱的炙陽遂將海面掩映的波光粼粼,這一季的盛夏,山城開始悠揚的節奏揚起,家家戶戶站上油毛氈屋上下左右搖擺的漆刷柏油,濃郁的柏油氣味伴著烈陽瀰漫整個山谷,一種再熟悉不過的童稚回味,想念了我的阿公,憶起了家鄉的老歲人,他們在極困乏的歷史歲月中,開鑿了礦山的史蹟,建構了山城的生活樣貌,我祖先輩,胼手胝足的血汗年日,遂成為今日兒孫接續承接的觀光文化遺產,對於先祖先輩們的前仆,我們何以為繼?我自慚形穢的思索,離鄉的情愁紛湧而上,濕潤了目框,酸了鼻腔,山城小鎮的悲與歡,夾雜太多的離愁和辛酸,兩言三語也盡難詮釋書寫表露。盛夏的回眸,數不盡的歡笑童年,談不完的年少愁煩,帶不走的家鄉包袱,傾訴不盡的成長往事,歷歷雋刻銘印在心,難忘初衷,我的家!我的鄉啊!我的愁!

總在一季的盛夏越過,把那秋意也上了心頭,隨著季候的秋,你的面貌著實慰藉了我心上緊鎖的鄉愁!謝謝你從不抱怨地直直等候,等候我如實地再回來,再見你的寬闊、得見你的憨厚!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當山上的蘆葦花開滿山谷,蕭瑟的東北季風絮絮颳著風浪,芒草層疊的順風推波,佇立在你堅硬的的肩頭上,得以望向遠方,可以看見層層的山巒重重疊疊,遼闊的山野,空曠的景緻。我在這裡成長茁壯,也要在此漸漸老去,相濡以沫。這是我所寄情的地方,我來自於此,回歸如此,落葉飄零終要歸根,這個冬季日日上演的戲劇落下又一輪的幕布,靜謐的山城,你獨自承擔著歷史過往,不論是繁華落寞鬧熱荒蕪,你從不怨瀆,春去冬來聚散有時,然而,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我的山!我的愛!我的思念深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