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山人特有的陪伴與扶持/陳淑芳

2021年7月26日

黃金博物館四連棟

您認為九份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淑芳阿姨笑著回答:『九份是一個非常繁榮,也非常樸素的地方。』,因為她曾見證過早期的九份曾經媲美上海的繁榮,男人們因為賺錢容易,但入坑後卻不知道是否能平安歸來,因此常常花天酒地,吸引了許多的酒家進駐而造就了不夜城的繁華。

但礦山彼此之間的互相幫助,卻又顯得人的樸素。她出生在幸運『著金』的家庭,從小就像小公主一樣的長大,甚至喝牛奶喝膩了,還可以選擇其他口味,懂事之後曾經思考家裡為什麼這麼有錢,家裡的五斗櫃一拉開滿滿的都是金塊。但她記得父親若是聽到村裡的有誰家裡不好過,常常就是一拉開櫃子就取出一塊金塊幫助別人,不求別人回報。因此也許是因為從小看著父親如此,她身上也留著這樣不看重金錢、看重情意的血脈。

九份純樸又繁華的地⽅,是我出生的故鄉。

小時候,父親總是忙碌地為礦工弟兄們張羅生活;記憶中家裡櫃子上總放著大大小小的金塊,每當街坊有困難需要幫助時,總會看著父親走向櫃子,拿著工具切下金塊一角後,急忙忙帶著走了出去。
櫃⼦上的金塊隨著時間忽多忽少,年紀漸長後才明白櫃子上的金塊不是財富的炫耀,而是⼀種礦山人特有的陪伴與扶持。
這些情景歷歷在目,⼀個相互扶持的山城中,家戶中取金助人渡難已是非常平凡的事了,⽽我的父親便是其中之一,雖然已離開礦山數十年,礦山人共同成長的扶持的情意總是在記憶之中不曾忘記。也因此,孩時的我深深受他的影響,體認到情理的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