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石菓子店:藝術家黃仲辰請您吃一口家鄉風味。


黃仲辰大哥是道道地地的金瓜石人,曾在繁華都市裡的廣告圈打滾多年,在這個急須創意的產業,他說:「這塊土地是一條養分灌輸的臍帶,輸送給我很多養分,不僅是風景、山川、自然,更多的情感牽動來自於這片礦山的人們,對我到外地工作,離開山城後的人生緊緊扣。」


家鄉,對他來說是無法切割的一部分,經歷了礦業的興盛到衰退,黃大哥目睹太多當地的繁華落盡,日日將他灌養成相對感性的人,在高強度的情感連結下,就算到外地落地生根,每過一段時間,他還是會回來這座山城,補足現實掏空的活力泉源。


在山城的童年生活

隔代家庭的他,從小給奶奶帶大,日子過得克勤克儉,奶奶會自製冰棒販賣貼補家用,口味從酸梅、紅豆、綠豆到芋頭皆有販售,跟在奶奶屁股後長大的黃大哥,也從奶奶那學習在這塊土地的生存方式,例如被訓練養雞,需要巡視雞場、確認母雞是否有下蛋、撿蛋回去照燈確認是否為食用蛋,這樣的技能讓黃大哥養成觀察的能力,知微見著;也因為時常參與小雞從孵化到長大成群,讓他更能抓住生命的喜悅。


整個山區都是黃大哥的兒時玩樂場所,因以前的屋簷許多都是塑膠型的瓦楞板,並不牢固,颱風來容易吹走,黃大哥就會跟三五好友將這些吹落的瓦楞板拿到山頂,長長的波浪,以為是雪橇,順著草地滑下山谷,初生之犢不畏虎,當時根本不懂畏懼的滋味。礦區開鑿很多沉澱池,那是山城長大的小朋友,童年的游泳池,十幾個人一起下去,裡頭沈澱的物質都浮了出來,為了不被家裡的長輩痛罵,彼此還會躺在軌道枕木曬乾衣物,回想起來都是些調皮搗蛋的日子。


山城很多甘苦人,山裡的蘆葦、植被,都有可能被採集來製作成玩具,透過編織的手工藝,黃大哥擁有了竹槍和火把;除了善用山城環境的玩樂回憶外,黃大哥最能體會的身體感,大概就是穿梭於聚落的階梯。


階梯很多,但大家走著走著就習慣了,黃大哥說:「小時候覺得樓梯走得很累,但習慣後腳力勇健,當學生時,常常約一約就跟同學一起爬上茶壺山上烤肉,到了山上發現忘了帶火柴,匆匆忙忙下山來拿火柴再上去,都不覺得路途遙遠。我到當兵時才發現原來我的腿比同年紀的人有力,海軍陸戰隊每天早上要跑一萬公尺,同梯都說我怎麼這麼耐跑!」



住在這座山城的長輩,每天在這些樓梯上上下下串門子,新鮮的空氣加上生活移動的習慣,黃大哥笑稱這裡長輩都很長壽不是沒原因的,生活的地方所養成的活動力,與都市裡的健身房訓練方式截然不同。


另外一種熟悉是雲霧,在這座多雨的城市,豔陽是難得可貴的相遇,這時就會看見家家戶戶為了甩除多雨霉味的冬天,便會一一把床墊棉被拿出來曝曬,黃大哥說:「你會感受到棉被的乾爽與太陽的味道!很熟悉、很享受,太陽在棉被的感覺,粗粗的,那種溫暖不是隨隨便便隨手可得的,而是生活的過程中才會去發現,原來細節都在日常裡面。」




山城的興盛與衰退

早期的交通建設不如現在暢通,只要開鑿一條公路,這裡的居民都會歡天喜地。隨著礦業的沒落,鼎盛時期的以萬計算,但今日的幾千人,時光的變遷下,唯有硬體設備留下,靜靜地展露過往的全盛風光。


這些建設都是人們今日前往金瓜石觀光的資源,公路旁的每座山,都有自己的礦物文化的歷史。黃大哥言:「不管是礦脈的開鑿、公路的開發、山上建物的遺構,都是過去的文化遺跡。」


油毛氈屋頂,也是山城生活的見證。在資源貧瘠的年代,許多人只能鋪設比較便宜的油毛氈,每年補塗柏油加強,每年夏天,比較少降雨的日子,金瓜石散發濃厚的柏油味,是居住金瓜石的最佳註解。但隨著青年人口外移嚴重,留在這裡的長輩也不適合爬上爬下保養,目前留存少數幾間,依循油毛氈古法的房舍。


而聚落的人會找到與這座山城共榮的方式,像是當天氣熱得受不了時,會有人拿著板凳去礦道洞口坐著,享受陣陣涼風,驅除熱氣。若冬季雲霧濃厚,那就懂得細看山間的美景,黃大哥說:「雲霧有很多種,春霧是從海上來的,成形的霧又會在山間裡,依著山層疊疊像人間仙境,非常享受!尤其春末夏初之際,雲霧會在半山腰中,山頭會微微露出,清明時節來拍照是最棒的時節!」


另外,礦業的興起,也為金瓜石帶來琳瑯滿目的可食文化。黃大哥分享盛產金礦的金瓜石榮景,在那個凡事得靠當地運輸的礦脈,隨處可見纜車和索道,藉此促進物產流通,說著:「新鮮的海產漁獲,下山即可取得,隨著大量的人口移入,也帶來豐富的食物文化,在金瓜石會吃到宜蘭傳過來的手路菜;礦場有很多高級幹部是單身的外省伯伯,也會發展眷村文化的可食性文化;這裡常見的草仔粿也跟閩南文化發展有關。」


將山城的哀愁轉譯美好:礦石菓子店

因為兒時玩伴阿西(金瓜石文史達人張傳益老師)的鼓勵,黃大哥於2020年參與礦山藝術季的作品徵選計畫,進而入圍成為代表的藝術家。


他動手整修奶奶留下來的老房子,作品《掀開/背後/金與暗》黃金閃耀的色彩與暗黑的油毛氈對比,點醒光鮮亮麗的淘金夢背後,礦工心裡對生命的茫然、幽暗和恐懼,礦山中前行,只能把性命交給命運,屋頂的金與暗,掀開是閒置的內裏,訴說生命的無常。


《掀開/背後/金與暗》這件展品只保留到2021年礦山藝術季落幕,為了延續與在地的連結,黃大哥頂下了勸濟堂旁的金都傳奇,桃園和金瓜石兩邊跑的他,只要一上山,都是在金都傳奇的店鋪裡研發新產品。


礦業消失後的山城,金瓜石地區在1980年代快速人口流失,礦山不是農村,失去礦業等同失去賴以為生的經濟支持。在礦業結束後的三十年間,產業一直是一個口號,在一個難以復耕的山城之中,產業復振觀光是唯一的出口。2021的礦山藝術季,再次給黃大哥思考產業線索的機會,以山城菓子店為題作為此次的藝術季行動。


過去礦山的民家中,稀有礦石是家中室內外常見的擺飾品,友人來訪離開時,主人總會隨手拾起一顆礦石作為贈禮。在家屋的擺飾中,礦石總是放在最明顯的位置,讓來訪者進屋作客總能一眼看見,這就是山城人的驕傲,礦石是山城人認為最珍貴最代表地方的禮物。


對黃大哥而言,這樣的生活經驗直接影響礦石菓子店的創作理念,將原先金都傳奇的鳳梨酥再製成擬真的礦石形象,雖然對外地人來說,礦石酥的模擬僅是視覺上的趣味表達方式;但回到地方公共記憶的價值層面,礦石擬真的伴手禮,象徵著居住在這座山城的人,分享地方特色的一份心意。


一個返鄉的中年設計師,一間菓子店、一份在藝術季中擬真的礦石酥,一份礦山人想傳達的心意,黃大哥總共設計二十款的礦石酥,2021年礦山藝術季特別從中挑選四款作為「收藏礦山藝術季」的贈禮。

499 次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