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礦山藝術季

礦山藝術季前哨站,挖掘金瓜石的黃金時代!

圖文:礦山生活小隊│張敬業

鹿港囝仔執行長今秋藝術節策展人


金瓜石,記憶中一直是只存在於電視節目、廣告中的場景,直到這次礦山藝術季邀請的前導駐點踏查,第一次親訪礦山,才真正遇見那個黃金時代遺留下的精彩風土。




黃金小鎮的人文風土養成

這座因為掏金熱而崛起的黃金小鎮,自清代開始陸續有先民來此掏金,到了日治時期更具規模化、產業化的開採,從金瓜石的本山礦區(1~5坑)踩到礦料之後,走山腰的輕便車道運到「斜坡索道」,金礦循著索道載往水湳洞「煉銅廠」,也就是現在非常著名的「十三層遺址」。冶煉完之後,在山下有輕便鐵道直接運往基隆的正濱漁港後,再運回日本內地,一直到戰後也持續著礦業的生產。然而這樣的一個將整個金瓜石區域,作為龐大的礦業生產「廠區」,自然也帶動礦區以外的生活區域的民生事業發展。

在田野踏查的過程中,全盛時期的金瓜石,是不分晝夜輪班上工的開採,而出礦坑的礦工們,就是先到商業區做各種民生消費,而當時候最繁盛的就是這次礦山藝術季策展規劃的核心「祈堂老街」。




褪去礦業生產,地方生活依舊。

雖然現在走在金瓜石,在地景感受上很難看出過去的曾經是繁盛的礦業生產基地,五坑到六坑輕便鐵道的移除,索道站體的不完整,但走回仍有人在生活的老街、北側的勸濟堂等區域,還是可以感受出人在地方生活的日常微溫。雖說是微溫,但跟在地人問起礦山的種種,卻可以感受到大家對於黃金時代的驕傲與熱血。

若將金瓜石區域的地景與生活資源做分析的話,可以分成南側的「黃金博物館」與北側的「勸濟堂」作為端點,而這次策展主場域的「祈堂老街」則是連結兩端資源的重要骨幹,同時也是兩端訊息傳遞的通道,不過聽街上大哥說有時候這個訊息會是直接用喊的。


藝術季作為陪伴一個地方再延續的機制

而南北兩側也有很有趣的對照。北側的勸濟堂,是當地的信仰中心,每年端午的「青草祭」更是居民共同參與「採草藥煉丹丸」的重要祭典,從勸濟堂階梯往下往南側走,是近年開始有討論熱度的「彩虹梯」,是當地居民希望能吸引來訪南側黃金博物館的民眾的注意而做的彩繪。走下彩虹梯就會開始進入「祈堂老街」的範圍,這裡即是過去繁盛的商店街,各種百貨、餐飲、生活需求在這邊都能夠滿足,雖然現在的老街上開始有一些年輕人開設咖啡廳、食堂、民宿等新興事業體,但仍有許多殘破的老屋空間與不大的廣場,零零散散的在老街上,而這也就是策展人鼎堯希望能透過這次的策展計畫,重新思考一個藝術季能夠陪伴地方居民走一段路,進而營造出屬於金瓜石的當代思考,不管是經濟面、社會面、文化面。這樣從商店街開始的做法,讓我想起2017年前往日本東北女川町的振興計畫一樣,311海嘯後的災後復興,先修整鐵路、復興商店街與開設女川未來中心,反而居民的住宅是陸續建設的,這樣先振興經濟的做法,是為了先以產業帶動大家可以「留下來」,進而才能思考更多復興生活的可能性。


延伸閱讀:災後重生的女川 – 先復興產業把人留下來




離開祈堂老街往南往上走,就是過去日治時期較有規劃的黃金博物館、日式宿舍區、醫院舊址、派出所等公共行政設施的區域。而這一區域也是過去採礦時期管理階層居住的地方。

這次踏查之旅的重頭戲,是找來全台灣各地,自發執行地方藝術季的青年策展人,與長期在地方上深耕的民眾腦力激盪,以有地方蹲點經驗的青年策展人,再了解地方的需求、期待後,將之轉譯成激發藝術家思考的觀點。另外也非常感謝草圖意識設計工房的李柏賢老師,與我們幾位策展人分享長期蹲點的調查資訊,讓我們能更有系統地了解過去礦山的生產與生活,以及金瓜石達人阿西大哥帶我們走進更深入的地方田野。而走在金瓜石上上下下的踏查,「階梯」是連接各個空間與到達某種狀態的途徑,也是此行在身心靈上最大的感受。而這次的回饋文章裡面,我鮮少提到地方的人,很大的原因是短時間的相處,我所能感受到的就是地方人的熱情,而沒有再更多,然而若要真的能跟地方的人一起,那便是要有下一次、再一次的前往與相處。那便能感受更多,也更能產生共感。




你願意花多少心力,用藝術祭去陪伴一個地方營造永續生活方式!

短短兩天一夜的踏查之旅,很難滿足對於一個地方的探索,但透過一個藝術季的策展,去找出深入地方生活核心的可能,而這個可能性也正是開啟金瓜石邁進下一段黃金時代的鑰匙。

243 次瀏覽

指導單位
文化部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

主辦單位
新北市政府

承辦單位 
新北市政府文化局  新北市立黃金博物館

  • Facebook
  • YouTube
  • Instagram

© 2020礦山藝術季 Mine Art Festival All Rights Reserved. Site by Graceful Farmer Art Studio.

礦山藝術季logo.png